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同事女友  »  破处之旅
破处之旅

  老婆从小在农村长大,兄弟不算,姐妹就有三个。所以我有两个大姨子一个小姨子。三个姐妹最小的正在暧昧,两个姐姐可以经常找机会和我做爱了。这次,先讲讲我和老婆的事情,如果有人看,其他事情以后会慢慢呈现。能耐很一般,水平也有限,写得不太好,多多包涵。

  我和老婆,初中就认识。我们所在的城市一半山区,一半平原。我家在县城,她家距离我家不算远,但是属于在隔壁县。之所以来我这里上学,因为她很小就没了妈妈,她上学就住在了亲戚家,离我这更近些。

  我们分在一个班级,她做第一排,我太高就只能在最后两排。三年的初中时光里我没有感受到她对我萌生的爱意。高中又在同一所学校。高二暑假,她邀请我去她家玩,其实她是想让她爸爸和姐姐见一见我,混个脸熟。

  高三毕业,她和我报考了同一所大学,她本来可以去更好的学校。高考成绩出来之前,她向我表白,如果我答应和她在一起,她愿意和我去一个地方陪我。其实和她认识的六年时间,我对她早也是日久生情了。虽然个头不高,胜在性格开朗,皮肤白皙,胸也不小。也是我平时撸的时候YY的对象之一。就这样,我们一起离开家乡,去了离家几千里地之外的地方上大学。

  大学一开始的生活很忘我们感到新奇,看着别的同学们每天都在忙着上网打游戏,到处窜,看学姐。像我这种从老家带着女朋友走进大学的人,除了我以外,我就再没有发现别人了。我早就被老婆看的紧紧的,每天陪她压马路,逛街,吃饭,然后找个黑黢黢的角落耳鬓厮磨一番,她在我上下其手的时候永远是闭着眼享受,呼吸急促,双颊泛红。

  大一没有分专业。没有专业课,老师看的也就没那么紧,一个学期愉快轻松地过去了。

  虽然我们在外面度过了一整个学期,我们除了拉手,接吻,最多就只摸一摸她的两个大白兔而已了。她的小妹妹只让我看见了浓密的毛发,关于洞口的模样一直没让我见到。她更是从来没碰过我的小弟。

  寒假里我又去了她家,她爸爸和哥哥姐姐对我都很客气。虽然不是富裕家庭,也是准备了很多肉食来招待我。弄得我很不好意思,临走给我带了很多礼物。没想到她主动要求跟我回家去,我家里人早就知道了她的存在,照片也见过了,既然她一家人都不反对,我也愿意带回家给父母认识一下。

  没想到这一趟,竟成了我破处之旅。

  我们带着礼物,他哥哥借来一辆车送我俩去车站。冬日里一天很短,我们赶到家已经天黑了。爸爸妈妈特别开心地把她接进家门,嘘寒又问暖。晚饭非常丰盛,我从小到大第一次见我家餐桌上出现高档进口食物。无奈我俩中午吃的也不少,面对山珍海味也没了胃口。

  既然不吃,舟车劳顿之下,妈妈就想让我们早点休息。正好有准备给我姐回来住用的被褥,可以给她用。房间也早就收拾好了。我们各自洗了洗,先后睡了。一夜无话,第二天一早,她穿戴整齐来叫我起床。我一把把她拉进我的被窝里,按在身下就吻了起来,她反抗了最多两秒,就顺从了我。几分钟后,她突然意识到这是在我的家里,怕家里人看到会尴尬,她跟进催促我起床,拍了拍自己红彤彤的脸颊跑了出去。

  午饭后,她和我爸聊着家常,我妈又从外面买来好多年货,还有给她的两身衣服。一边把衣服递过来,一边说:“也不知道合不合身,你先试试吧,不合适我再拿去换。”

  老婆一边高兴地接过衣服,一边说着感谢阿姨。我妈说:“来房间里,我帮你看看合不合身去。”她们进了卧室去试衣。一会儿的功夫她们出来了,我妈对着我说:“我这眼神就是不行,两件都买大了,等会你姐来了,让她跟我一起去挑。”

  我:“我姐要来了?”

  妈妈:“这不是听说你俩都来了,她想来见见,一会就到了。”

  老婆:“哎呀,早知道我就不要来了,害得你们这么麻烦。”

  爸爸:“哪里麻烦了,这是高兴的事。你们两个处的好就行,都是一家子了!”

  我看到老婆脸红了一下,我妈也打着哈哈去忙活了。

  果然没多大会姐姐就到家了。又是一阵的寒暄。晚饭过后我姐把老婆拉进卧室聊了许久。姐姐和我俩聊天聊到后半夜,该睡觉的时候,我姐自己回了房间。剩下她看着我姐的背影,尴尬在了沙发上。

  老婆看着我不怀好意的笑,用眼神刺了我一下。问我怎么办,我说:“还能怎么办?跟我睡呗,要不就睡沙发。”

  老婆:“那我选择睡沙发!”

  我:“明天一早我爸妈看见你睡沙发,我就完蛋了。”

  “其实……和你一起吧……我怕他们说我……”老婆吞吞吐吐。

  我:“他们才不会说你,既然把你晾在这,不是明摆着的事了吗?”

  老婆思考再三,跟随我进了魔窟。这时的我还没有意识到,这是我处男生涯的最后一夜。

  进了屋,我脱了衣服。剩下内裤钻进被窝。她在一旁看着我。等我躺下,她先关了灯,然后背对我开始一件件脱衣服。窗外的皎洁月光正洒在她的身上,泛着光晕,美丽的像游戏里跟我说“愿艾露恩与你同在”的NPC。

  她犹豫再三还是没有脱掉保暖内衣,进了被我就和我挤在了一起。我搂住她,使劲往怀里挤压,她的两只白兔顶着我的胸部,能从她的胸口看到上半部的白皙。我想看它全部的面貌,手伸进她的内衣抓住一颗葡萄捏着,这时她自己就主动把上衣掀了起来。

  我顺势拉住衣服帮她脱光了上身,还没等我看一眼两个大白兔啥样,她迅速贴在了我身上。我感觉到柔软滚烫的肉球在那里,第一次感觉这么奇妙。我们就这样搂着,半天没有人愿意动,都在享受这难得的温存。

  下面的小兄弟早就涨得厉害。我索性脱了内裤,让它顶上了老婆的大腿。她夹住我的腿,一动不动。我说:“你这样穿着衣服睡,我不舒服。还是脱了吧。”她不出声,算是默认。

  我伸手摸到她后腰,拉住裤子往下脱,她微抬起臀部配合我。保暖内衣有点紧,我用力不均脱的慢,她伸手自己把裤子往下脱,内裤随着保暖内衣一起掉到了腿弯处。她轻呼一声“啊呀!”要伸手去拉内裤。我用脚踩住她的内裤,直接蹬到了她的脚上。她见我这么做,没抓到内裤的手顺势在我大腿上打了一下。

  我抓住她打我的手,慢慢引到了我的兄弟那里,她知道前方是什么,有点抗拒的意思,但是还是随着我,把手放在了上面,自己就握住,轻轻揉捏。我听见她呼吸急促,慢慢抱紧她,一只手也伸向她的丛林深处。

  她的阴毛旺盛,之前摸的时候就知道了。现在我终于可以往下探究,触手之处一片泥泞。她握住我的那只手也攥的更紧。我一根手指试探着找到那个朝思暮想的洞口,老婆娇喘着抬起屁股,顺着我摸她的方向,用她的小妹妹摩擦我,嘴里轻哼着。让我越发的激动。

  我趴在她耳边说:“我想要你”她没有说话,只是把脸网我胸口埋了进去。我看她如此娇羞的模样,更加急不可耐。翻身坐起来,掀开被子,看到她月光照耀下白如凝脂的肌肤,还有泛着点点水光的洞口。无师自通地,我把她双腿掰开,我坐在她的身下用我涨得发紫的大蘑菇头顶在了她的洞口。

  她却不是我想象中的样子。我以为她会害羞的闭着眼睛,可是我看见她翘起头,瞪大了眼睛看着我,然后伸头去看我们顶在一起的地方。

  我:“你害怕吗?”

  老婆:“有点,我怕疼。”

  我:“你别看,我会小心点,你疼了我就停下。”

  老婆:“我想看着,我的第一次是给了你……就算以后没有嫁给你,现在我也想给你,我爱你。”

  我:“我也爱你,我要娶你回家。天天做爱。好吧?”

  老婆看着我,咬着嘴唇。我看见她眼睛里有些涟漪。我想俯身下去亲她的眼睛,往下趴的时候,龟头顶了进去。她吃痛地叫了一声。我赶紧起身查看,龟头又滑了出来。她怔怔的看着我下面随着脉搏一跳一跳的鸡巴,伸手握住轻轻捏着龟头观察着说:“为什么它要长这么大呢?我觉得小一点更可爱,做起来也不疼。多好。”

  我:“现在看它太大,说不定你以后会嫌它太小呢。”老婆嗔怒的看了我一眼:“切,我才不在乎这个。”

  我:“还要不要继续?”

  老婆红着脸:“都行,反正我又不着急。”我再次把龟头顶在门口,慢慢往里进,但是只能进去一个龟头的深度,再往里她就喊疼。我就犹豫着不敢用力。她看我每次求前功尽弃,好像是在下决心一样,对我说别管她,直接进去就好了。可是我经过这半天的折腾,鸡巴也半软不硬。第一次的刺激,其实已经体验到了,她看着我想下面的时候,我觉得比让我摸她看她更让我心里满足。我知道,做爱只是早晚的事,不急于这一时。我躺下搂着她,盖好了被子,继续睡了。

  这一夜,她每隔一段时间就会仰起脸喊一声“老公”,然后用手捏着我的鸡巴把玩,一整夜,我都几乎没怎么睡。第二天一早,我听见外面妈妈和姐姐在聊天的声音。怀里的她还在呼呼大睡。我伸手去扣她的下面,发现还是湿漉漉的一片。手指在草丛里慢慢扣摸。突然我觉得食指进入一个湿滑柔软的洞里。我确信我这是进入了她,只是我用的却是手指。她慢慢转醒过来,知道我手已经在她身体里,她听着门外姐姐说话的声音,她也不好意思说话。只是红着脸看我一下,又把头藏进了被窝里,我听见她在被窝里说:“哎呀,怎么好意思起床呀,丢死了。”我:“没什么不好意思的,那些结婚的第二天不是一样出来见人吗”。

  老婆还是不好意思起床,只说他们肯定都觉得昨晚我俩做爱了,但是她又不能解释我们没做。我说:“那我们就做一下,不就不亏了,反正做不做他们都以为我们做完了。”

  老婆:“不行啦,天都亮了怎么做。”

  我:“天亮才好呢,你不是想看吗?”老婆还在扭捏的时刻,我再次俯身在了她的双腿之间。她本来以为我只是说说而已,没想到我真的要做了。她深呼了一口气,自己敞开了腿。

  我再次面对着她的小妹妹,鸡巴在她手里几乎硬了一整夜,现在是麻木的,看着龟头在摩擦她的阴唇,却感觉不到龟头上的刺激感。当我慢慢插进去的时候,她也没再叫疼,只是瞪着眼看着我的脸。我抽查着试探,每次更深一点,她忽然把双腿盘在了我的腰间,胳膊也抱紧了我。失去平衡的我趴在了她的身上,鸡巴整根没入。她只是抱紧我喘着粗气。我不敢动。这么过了两三分钟,她让我慢慢动一下,她随着我的抽查,有了轻微的叫床声。麻木的鸡巴突然有了要射精的感觉,我赶紧做起,鸡巴抽出来的时候,正射了她一肚皮。

  我拿来纸巾擦拭,她低头似在寻找什么。我问她找什么,她没说话,只是在看自己的下面和床单。我也发现了,没有血迹。她和我对视,说:“怎么没有血呢,我都疼的挺厉害了,怎么没见血”我开玩笑:“可能是我真的太小了吧,没准你还是处女呢。”她笑着打我,骂我流氓。可是还是在嘀咕着。其实我是了解的,并不是每个女孩的第一次都会流血。她可能也是怕我误会什么吧。

  不管怎样,我感觉我们的第一次做爱经历还算是比较顺利。

 

  【完】